博客日记

两岸亲历者看川震:台湾让大陆NGO少走弯路

两岸亲历者看川震:台湾让大陆NGO少走弯路四川学者、在NGO界活跃的郭虹与台湾的NGO团体有很密切的接触。图为她在2016年与世界展望会礼纳里中心的员工重访屏东县三地门村,这个村子在八八风灾后重建。 两岸亲历者看川震:台湾让大陆NGO少走弯路四川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郭虹受访谈汶川地震灾后重建,台湾民主转型的经验能让大陆方面学习怎幺做公民教育。 「10年过去了,非常感谢台湾带来的观念,让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亲历汶川地震灾后两岸民间组织合作重建的大陆学者郭虹,十分肯定台湾NGO的贡献,也指出如今大陆NGO发展面临新挑战。
 上海12日报导,2008年川震是中国非政府组织发展的转折点。当时对于面积广大的灾区,大陆政府既需要援手,实际上也无力控管太多。数百家民间组织进入灾区,甚至彼此串联,大陆NGO出现了难得的「自由生长」时刻。
 四川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四川尚明公益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郭虹告诉记者,大陆的NGO因此发展得更广、更专业,开启了和政府的专案合作,「川震让NGO走入中国大陆公众的视野。」
 台湾的NGO也以1999年921大地震的重建经验,第一时间组建「512 川震台湾服务联盟」进入灾区,成员多达108个,服务方案包括志工培训、伤残服务、儿童辅助、心理辅导等多个方面。
 郭虹当时在四川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工作,这是面向社会组织的机构,也是台湾川盟的接待单位之一。
 当时灾区的大陆NGO虽然都满腔热血,但大都还很稚嫩。郭虹记得,,中国国务院公布了「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九二一震灾重建基金会执行长谢志诚逐段为她解释这些条例的内涵、对NGO的意义为何,「无论是对我个人后来的政策研究,还是对我们去理解把握法规,帮助都非常大。」
 回顾过往,郭虹认为,基于灾后重建的两岸交流,带来最大好处就是,台湾民主转型的经验能让大陆方面学习怎幺做公民教育。
 与台湾的NGO人士交流时,她不太在意对方「是蓝是绿」,因为双方有公民教育这个共同的话题,超越了政治上的蓝绿,「我们在乎的是社会要如何更好、更有温度、社区营造的问题。」
 2010年后,她曾经3次带团到南投埔里的桃米生态村参访。这个921大地震后重建的小社区,是很多大陆想了解社区营造人士必访之处。
 台湾NGO在社工教育与管理的经验也比大陆完善。2011年,川盟和西南财经大学合办社工督导班,这批培养出来的人,现在几乎都是四川、成都社工界的中坚力量。
 就在不久前,一名曾在灾后接受台湾NGO培训的学员还告诉郭虹,很感谢台湾社工界前辈陆宛苹的言传身教,在当时灾区的条件下,仍然严谨按照程序规範做社工服务,那时学员心情急躁可能无法理解,但这种专业的态度影响至今。
 与台湾团体相处的过程中,郭虹自认学到最宝贵的关键词是「陪伴」,了解到NGO在灾区可以做和不能做的是什幺。「NGO没权没钱,不要把自己想得太伟大,最重要的是陪伴灾民。」10年过后,她的体会更深,台湾团体带来的观念让本地组织少走很多弯路。
 川震10週年,这段期间,大陆本土NGO发展环境面临不小变化。
 2017年开始实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办法」收紧了本土NGO和海外组织之间的联繫;2016年实施的「慈善法」,则是强化了对慈善募款行为的规範管理,对不同类型和规模的慈善组织产生了利弊互见的影响。
 不过,在郭虹眼中,如今大陆NGO主要面临的挑战有两方面。一是政府预算多了,更愿意花钱购买民间组织的服务,也因此有些人从事NGO不是为了公益而是当作投资事业,相比于2008年的志愿者们,「少了情怀。」
 另一个挑战则是来自政府对意识形态控管,她说,控管较紧时,政府部门对NGO的信任降低,会影响两方的合作关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