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两岸人才各擅胜场 台干又吃香


 
 根据台湾媒体中国时报3日报导,五年前,南方台商常流传一则笑话,台湾HR主管来到大陆后,发现最难管理的不是工厂,也不是营销採购,而是厕所。因为,厕所卫生纸常不翼而飞,另外,员工太缺乏公德心,卫生习惯太差。 
 以前或许不是笑话,现在大概真是笑话了。经过廿年经济发展,台商已让广东沿海形成中国製造业基地。十多年前常听到对大陆职工「军事化管理」的措施,现在也因人力素质提高及《劳动法》实施,劳资关係产生了质变。 
 报导指出,中大人资所毕业的陈裕棋,对此感受良深。「大陆人力是跳跃式成长。低阶的就不说,主管阶层现在看到的,有些薪水都比我们高」。 
 大陆真是人多,吃饭都要排队。趁着学弟来东莞出差,现任其利集团协理的陈裕棋吆喝大伙,来到有名的「东莞之家」纯吃饭纯抬槓。 
 在致伸电子HR部门当资深经理的吴昭德,去年开始,就不定期被派到大陆做training。致伸集团大陆厂─东聚电子位在东莞的石碣镇,离市区廿分钟车程。 
 「其实,台湾经验不一定适用大陆」,吴昭德说,「大陆不少厂动不动上千人,都是大部队,管理经验和台湾不尽相同。如何把台湾经验转化,也不容易。」如果你没见过大陆动辄数万人的台资厂,或许很难想像那画面。 
 报导提到,别说员工来自五湖四海,很多人乡音浓重,普通话也说不好。对台干说的「品质」、「合约」、「介面」,根本「鸡同鸭讲」,有听没有懂。 
 更严重的是,不仅两岸文化差异大,不同省分员工还会「拉帮结派」。所以常看到生产线上,「湘军」聚一起说湖南话,「川军」成堆说四川话。管理稍有闪失,说不定还械斗。 
 HR只负责制度跟训练,管理自然交由台干负责。「像我来石碣,主要就针对如何提升人力素质跟效率」,吴昭德说,以前一个人的贡献度是一百,现在就要想办法把他提升到两百、三百。 
 报导指出,面临产业结构调整及内外夹击的广东,提升人力素质撙节成本,成为企业生存的第一法则。同样,两岸人力的需求也悄悄在转变。 
 「大陆有句话,三升不如一跳」,陈裕棋说,「与其乖乖在企业寻求晋升,还不如跳槽薪资成长得快。」他举例,一个大陆干部可能原来薪资两千,到另一家他敢喊价八千,随后跳到欧美贸易商,竟又喊涨三、四倍,工龄三年薪资一万五人民币多的是。 
 「上次我去帮一家公司上课,那公司的副首席薪水还比我高」,现年卅六岁的陈裕棋叹说,「才卅岁。我们这些都算老人了。」 
 报导提到,有次,猎人头公司找上陈裕棋。「大陆XX金饰店想找人力资源总监,不知您是否愿出任?」「你们请得起我吗?」对方答:「您开个价吧!」 
 陈裕棋说,「起码年薪七十万吧?」没想到对方说,「您真的七十万就够?」一问之下才知,上位离职的大陆人力总监,待遇一百五十万,自然是人民币。 
 陈裕棋被学弟吴昭德「亏」:真是破坏行情!不过,吴昭德说,大陆出得起高薪聘请台湾专才,但通常一年一聘,「把你吸乾榨乾后,就叫你走路!」吴昭德几位在上海浦东电子公司的友人,就这样离了职。 
 报导指出,过去,台干因薪水高,台企为降低成本,不断以「本土干部」取代台干。大陆新生代人才不断冒出,台干就一波波被辞退。但这一趋势,最近似乎有了转变。 
 「近年来,大陆高阶干部薪水太高,他们虽然能力不差,但实在狮子大开口」,东莞厚街海悦酒店总经理廖森助说,「台企在衡量下,又开始回流用台干了。」这种趋势下,台干似乎又吃香了。 
 「两岸人力还是有差距。台干沟通能力强,忠诚度高,虽然外语不一定比得上大陆干部,但多数较具国际视野」,陈裕棋说,「大陆干部一般忠诚度差,价值观念是利益至上,虽有强烈企图心,但团队精神差。」 
 报导提到,儘管如此,不少来大陆念书的台湾年轻人,现在却愿意「屈就」大陆企业做事。廖森助说,月工资只领三、四千的大有人在,「他们眼界宽,看的是未来的市场和人脉。」 
 「现在的确有不少大陆企业,以local hire的方式聘用台湾人,」陈裕棋说,「这或许也是两岸经济消长另一个值得观察之处!」